lol赛事竞猜_lol联赛竞猜_lol竞猜官网_【加油武汉】

學術前沿

首頁 > 學術前沿 > 慈善法學 > 正文

戰“疫”特輯|葛雲松:民政部對慈善組織所募款物 的限制應撤銷

來源:
33
2020/2/8

​2020 年1月26日,民政部發布第476號公告,其中第二條第二句 的內容是:“慈善組織爲湖北省武漢市疫情防控工作募集 的款物,由湖北省紅十字會、湖北省慈善總會、湖北省青少 年發展基金會、武漢市慈善總會、武漢市紅十字會接收,除定向捐贈外,原則上服從湖北省、武漢市等地新型冠狀病毒感染 的肺炎防控指揮部 的統一調配。”(下文稱該句內容爲“《公告》”,稱上述機構爲“五家機構”。)

作者簡介:葛雲松,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

我認爲,這是完全錯誤 的要求。民政部應當盡快撤銷該決定。此外,許多人對《公告》 的適用範圍有誤解,導致其消極影響擴大化,亟需澄清。

清华大学贾西津教授1月26日接受了《财新》杂志 的采访(《民政部指定五家机构接收捐助 能否保证善意抵达终点?》)。我完全赞成她 的观点,这里稍作补充。

1.慈善組織可以繼續依法募集 和接受捐贈。《公告》 的要求僅僅是,其他慈善組織募集 的款物,應當交由五家機構接收。《公告》並未規定,只有五家機構可以爲疫情防控募集款物。

2.捐贈人可以自由選擇受贈對象。《公告》並未要求捐贈人必須將款、物捐給五家機構。捐贈人可以自由選擇捐贈給任何慈善組織,或者直接捐贈給醫院、學校等公益性事業單位。甚至,在捐贈人不考慮申請稅收優惠 的情況下,可以贈給任何其他機構或者個人。

3.醫院等公益機構以及有需求 的個人,仍然享有直接接受捐贈資格。他們可以直接從任何機構、個人獲得捐贈,包括任何慈善組織。《公告》沒有限制它們 的受贈資格(民政部也無權限制)。

據我個人 的間接了解,《公告》發布前,武漢當地 的慈善組織直接與有需求 的醫院聯系,醫院直接接收物資;後來則出現了這種情況:一線醫護人員 的物資仍舊緊缺,但由 于有關方面要求醫院只能接受統一調配,醫院就不敢直接接收了。如果該情況屬實,我不知道有關方面對醫院 的限制有何依據,並且我可以確定地說,《公告》並不能作爲依據。

4.《公告》限制了慈善組織對所募集款物 的處置。民政部違法、越權。民政部門是慈善組織 的登記管理機關,可以指導其業務。但是,慈善組織是獨立機構,只要沒有進行違法活動,民政部門無權幹涉具體決策。假如某個慈善組織認爲,將募集 的款物捐贈給某特定醫院(而非上述五家機構)或者將口罩捐贈某居家隔離患者 的家屬,是最合理 的業務決策,顯然,這些決策並無任何違法之處,民政部門無權幹涉。可是,《公告》卻要求該慈善組織放棄自主決策,只能將募集款物捐給五家機構之一。我找不到任何法律賦予了民政部這種權力。

5.《公告》在實質上沒有合理性。賈西津認爲,公益機構 和社會力量分散決策 和政府統一調配結合,才能既有力度又能照顧到多元性,尤其是照顧到弱勢群體、被忽視群體 的需求。多元化 的社會組織可以看到政府忽視 的地方,“幫助弱勢中 的弱勢”。我完全贊同此觀點,並作如下補充:

五家機構 的社會公信力夠不夠(我不是質疑,只是提出問題)?會不會因爲不信任,有捐贈意向 的人不捐了、有募集計劃 的慈善組織不組織了?捐贈人很多,捐贈物資需要進行統計、儲運等各類事務,還有國外捐贈涉及清關等手續,五家機構有多少工作人員、忙得過來嗎?捐贈款物要服從防控指揮部 的統一調配,這增加了政府 的工作難度,而且,政府 的工作一定有效嗎?賈西津指出,“醫院自己出來募捐就是說明它現在情況危急,正式渠道保障不了。”

《公告》雖然尊重定向捐贈意願,但是,要求慈善組織將相應款物交給五家機構、由它們執行定向捐贈。這非常令人費解。既然這些款物總要送到特定人 的手上,爲什麽必須由五家機構具體執行?所增加 的信息溝通、物資清點交割等事務,完全是不必要 的。並且,有 的捐贈意向不是指向具體機構或個人,而是某個特定範圍,例如捐贈口罩給需要長期腎透析 的患者。這就需要項目執行者完成信息搜集、確定受贈對象等複雜、細致 的工作,五家機構如何能負荷這一工作強度?又有什麽理由將其他慈善組織排除在外?

對 于非定向捐贈,要求募集款物 的使用應服從指揮部 的統一調配,也是違反捐贈者意願 的。捐贈者如果希望由政府統一調配,原本就可以直接捐給政府,或者指定慈善組織將其轉贈給政府。假如捐贈者沒有這麽做,那麽,即便不是定向捐贈,這也體現了捐贈者對該慈善組織 的特殊信任:相信其獨立決策 和執行力。如果慈善組織沒有獨立決策、獨立執行,而是物資上交、由政府統一調配,這實質上違反了捐贈意向。當然,慈善組織可以從指揮部獲取需求信息、征詢意見,供獨立決策 和執行時參考。

沒有任何機制是完美 的。各個慈善組織分散行動固然存在不少問題,《公告》設想 的方案同樣也存在問題,而且問題大得多。

6. 民政部门可以做什么。民政部門可以協調那些活躍 的慈善組織,建立一個技術可靠、使用便利 的平台,將它們各自 的信息彙總起來,爲有需求 的機構 和個人提供求助平台,也爲捐贈意向人以及慈善組織 的決定提供有效信息。

民政部希望對疫情防控作出貢獻,其情可嘉。作爲慈善組織 的登記管理機關,民政部 的“倡導”只能是抽象 的,“出手” 的主要方式只能是“禁止”、“限制”,這就需要格外謹慎。如有不慎,不僅可能違法、越權,而且可能抑制民間 的努力,並給疫情防控帶來不必要 的困擾。

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社會法教研中心

责任编辑:何    倩

审核编辑:姚    璐

分享到:

在線調查

Online survey
2010 年11月28日,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了《社會保險法》,作爲我國社會保險領域 的第一部法律層級 的規範性文件,您對其實效 的預期:
該法 的實施將極大 的提升公民社會保險權益 的保障水平
該法規定過 于原則,無法從根本上改變我國社會保險制度 的現狀
該法 的實效,取決 于多重因素,有待觀察
友情链接:深圳市东昌服饰设计有限公司  江苏恒锋工具有限公司  广州英邦化妆品有限公司  佛山市顺德区碧云居家具有限公司